钢铁直鱼烩饭去芝士

超级喜欢腿设定
不知道为什么就会突然短路开始发出悲叹

彼岸花事件簿

01


Cerberus远远便听见她与那名人类的谈话。看着这名陌生但面熟的魔女小姐提起裙摆向人类自我介绍,一举一动之间皆是教养良好的表现。



“夜安,魔女小姐。不知你是否能施展如星星洒满天空的魔法呢?”他饶有兴趣的接近那位优雅的魔女,自然的趴下身子在人脚边,露出腹部柔软的黑色皮毛以示友好。



诗安闻言回头,被身后地狱三头犬的不请自来小小的惊到了。而后她又恢复过来,浅笑着蹲下身摸了摸他柔软的肚皮。感受到带有些许冰凉的手指在温暖的腹部抚摸着,Cerberus不由得哼哼几声以示愉悦。



“可以哦。”只听见她爽朗的答应道。诗安起身轻拍因下蹲而产生的轻微皱褶与裙摆出可能沾染的些许灰尘,右手自虚空中一抓便唤出法杖。她缓缓抬起使法杖高过身,直指向此时仅有皓月的如墨夜晚。



“驱逐日轮与光明,迎接黑夜与星辰。于此,听我号令。”她红唇轻启,轻灵的咒语便脱口而出,定是经过了无数次的施法才能有如此的熟练。法杖的顶端发出奇异而耀眼的光芒,恍若迷雾向空中扩散上升,进而黑夜便从南到北逐渐被银河点缀,星辰逐渐覆盖了那片夜空。“如你所愿。”



她结束了施法,立在原地同Cerberus一起欣赏着自己的杰作。Cerberus望见诗安泛红的脸颊上是对于自己作品的骄傲。她的眼中倒映着的,似是圣诞球里一片一片落下的雪花,沉淀着一池的温柔。



“能欣赏如此的美景是我的荣幸,魔女小姐。”猩红的眼中是毫不加以掩饰的赞叹,而尖牙上附着的唾液却顺着牙齿的轮廓下滑滴入地面。点点腐蚀的气味混着土腥散发了出来,紫色的花却自其中开出。



“如我这般丑陋的存在,于这星空之下是略微有些愧疚。”



“宛若破坏了可称之为奇迹的良辰美景。”



“丑陋与否,皆源于他人所判。而真正的美丑,则需要自己去坚定的,不可因为他人的话语而过度贬低自己。”得到了与意料之中截然不同的回答,Cerberus抬头错愕望向她,毛发蓬松的尾巴在身后大幅度甩动着,体现着他此刻躁动不安的心情。



“可——”Cerberus欲解释道,却被诗安接下来的话打断,他只得沉默的望向这位魔女小姐。她抬头望向星空,微风轻抚过她的面庞,亲吻着垂下的银丝。

她抬头看着变化万千的星空,轻声说:“万事万物,总会有自己可爱的一面。比如这朵花,在黑夜与星辰的映照下显得特殊又神秘,在我眼里它不仅仅是能入药的东西,更是为这黑夜增添色彩的点缀。”她略微停顿了话语,缓缓转身看向趴着的Cerberus。



“再比如您,在我眼中是一种威武高大,很有安全感的存在呢。”



自三个喉咙深处发出干涩沙哑的笑声,猩红的眼眸中布满愉快之意。



还从来没有人给予我这样的评价。



“能得到小姐的赞赏亦是我的荣幸。”Cerberus垂眸望向那自毒液中盛开的紫花,它于轻风中摇曳着。不由得凑近了翕动着鼻翼嗅闻着,末了却快速蹙眉而又释然。



一点香气都没有。



“可小姐话语中如此美丽的花,依旧流淌着剧毒的汁液。”Cerberus抬头望向那片穹顶之上的璀璨星辰,而后又看向诗安如紫水晶般的黛紫色眼眸,“这是我在地狱时所无法见到的众多奇迹之一。谢谢你。”



“可是你现在来到了这里。”Cerberus望着魔女努力踮起脚尖摸上他的头颅,笨拙而用心的抚着,便顺势低头迁就着她,尽可能表现自己的善意。属于魔女的,独特而神秘的气味便这样萦绕在周身不愿散去。



诗安随即抬手竖起食指空画了一个圈,点点星光于是汇聚在她的指尖。Cerberus望着面前姑娘的纤细手指在空中灵活飞舞着,看她运转体内的魔力,继而自虚无中创造出三个花冠。察觉到其意思后他顺从的低下头颅方便她戴上,耳朵不时弹动着,用耳尖的毫毛轻轻搔刮着她柔嫩的掌心。她拿着这些花环,给Cerberus的三个脑袋都戴上,随后又移至两旁直立的双耳,轻轻捏着。而Cerberus的三个头颅在这结束后小心翼翼的抬起头互相仔细打量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瞧,这样也不错啊。原本的世界再恶劣,可如今的日子是平淡悠闲的。毒液中生长又如何,这是别的植物习不来的能力。”诗安顽皮的小退一步冲他眨巴着眼甜甜的笑到,“我原本的世界,魔女是全大陆所有种族仇视的对象。哪怕我们从为想过伤害他们。再强大,我们也要避世,远离都城和人潮。小心翼翼的活着。结界设了一层又一层,说不清是保护自己还是封锁自己。现在倒全无顾虑,很是放松。无法见到的奇迹并不可怕。”



诗安顿了顿,

“可怕的,是不渴望奇迹的内心。”



Cerberus安静的倾听着她诉说着自己的往事,不由得长长的叹息一声。“是的,魔女大多不受待见。曾经有段时间,送入地狱的只有魔女。”



“烧伤在她们身上蔓延,屈辱与不解的泪水自她们脸颊滑落。沿途的彼岸花都被踩弯了茎,深红的花瓣落于地上,鲜红色铺成的路由地狱之门一直延伸至远方。”



望进面前这位魔女清亮而又柔和的眸子之中,那里静静沉着一块美好而又折射着绚丽光彩的琉璃,一如她咒语之下的灿烂星空。



“抱歉,勾起了你不好的回忆。”他充满歉意的眨眨眼。



诗安仅仅是摇头否定。“没有什么不好的回忆。其实我也无法去怨恨那些种族,毕竟当初魔女的那位大“前辈”做出那等惨绝人寰的事情,着实天地难恕。”

她似是有些难过,沉默垂下头望着自己的脚尖,那朵紫色小花就在一旁安静的盛开着,随着习习夜风摇曳。半晌后却又再度笑出声,“不管怎样,现在的你我,都很自在快乐,这片星空更属于今晚的你我,这就够了。”



“那是自然。”Cerberus欲与她继续交谈,面前的魔女小姐给了他极大的好感。两边的头颅却不合时宜的传来困倦的感觉。沉思一下似乎已经不早了,便起身与她作别。

“那么晚安,诗安小姐,早点睡吧。期待明日与您的再回。”随后便径自离去,顺着原路消失在夜色朦胧的深处。



“原北极星指引你前行的道路。”